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最全的欧美大片app

  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」

  「应该没有。但——我想去见他,麻烦你带我去找他好吗?」

  老妇人朝朱丽叶神秘一笑,然後领著她蹒跚往前走。每经过两、三个摊位,都会有一名小女孩或是老妇人送给她一朵花,与一句花语。

  「我们的爱直到永远。」

  「我愿带给你永远的幸福。」

  「你的那份羞怯让我心动。」

  郁金香、姬百合、吊钟花……遇上的人越多,渐渐地,朱丽叶手上集满了各式品种不一的花,而她勉强挂在脸上的微笑,也隐约藏了一抹愤怒的迹象。

  当她走到会场大门时,一名环抱著小婴儿的年轻母亲交给朱丽叶一朵艳红的玫瑰花,并用柔软的义大利语深情地诵念:「希望与你共谱一段激情的爱。」

  然後她交给朱丽叶一张字条。朱丽叶请旁边的人帮她把字条打开——

  我认识你想要找的那个人。我在转角咖啡馆等你。

  一见上头的中文字,朱丽叶惊愕地眨了眨眼睛。一回过神,她马上抓过字条,捧著满怀的花急匆匆走向转角咖啡馆。

  「你说你认识魏琩?!」

  朱丽叶双手捧满花,一把长发麻利地绾在脑上,黑框眼镜配上素颜,白色衬衫和长及脚踝的墨绿色长裙,魏琩恍恍然竟以为自己正置身十八世纪的欧洲乡间;而她,正是他一心所倾慕的邻家姑娘,正排除万难跑来与他私会。

  但她一说话,魏琩满心绮思立即破灭,一下被扯回现实环境。他怅然地吐了口气,轻轻点头。

  那日陈露西已将她的事全盘托出,自然也提了她正在寻找「魏琩」一事。魏琩当它是最後王牌,不到关键绝不轻易用上,但方才那名义大利男人的亲吻,让他明白一件事——朱丽的美丽不光只有他一人明了。若想一举掳获她芳心,魏琩势必得出奇招。

  「是,我认识魏琩。」

  朱丽叶想坐下,却发现手里的花相当碍事。她瞧瞧左右,然後将满怀的花放在桌边一角,在魏琩面前落坐。「帮我引荐他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魏琩反问。「你为什么想见他,还有,我为什么要帮你?」

  这两件事,也正是他一直好奇,却无从探问的问题。「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,敷衍的话我一听就知道。」

  朱丽叶瞪著魏琩看了一会儿,然後点点头。

  「第一个为什么,是因为我想跟他谈一些公事。在台北我一直没办法跟他碰到面,所以才选择来米兰碰碰运气。至於第二个为什么——」朱丽叶突然说不出话来。之前对他一直太严厉,这会儿有求於人,一下竟想不出关系攀。

  她看著魏琩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「我知道我之前的表现非常严厉,好像找不出什么理由请你帮我忙。我只能说,我有非见他不可的理由,请你务必帮忙。」

  想不到魏琩这名,竟比他本人还要有魅力。

猜你喜欢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「是是是,感谢你的关心,但是我不需要。我只是想要一点空间,让我好好静一静、想一想,别老是在我耳边嘀嘀咕咕,可不可以?」不等堂哥

2020-03-14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何果果抿著嘴白了唐恩森一眼,然後转身开始收拾工作台上的东西。唐恩森看了看何果果的表情,然後微笑。「这么一下就生气了?」「谁说我在生气

2020-03-14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」「为什么?」朱丽叶侧头看他。「因为我会一直注意著我的背,而忘记我手上拿的刀。」背?朱丽叶低头一看,蓦地知道他在说啥。胸部啦!她胸贴在他背上

2020-03-14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」「应该没有。但——我想去见他,麻烦你带我去找他好吗?」老妇人朝朱丽叶神秘一笑,然後领著她蹒跚往前走。每经过

2020-03-14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。挤上紫星经纪人开来的保母车,经纪人立刻朝高禹伸出手去,感谢他的「见义勇为」。瞪着肥胖经纪人伸出的胖手,高禹连意思一下

2020-03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