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3
  • 来源:最全的欧美大片app

  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  何果果抿著嘴白了唐恩森一眼,然後转身开始收拾工作台上的东西。

  唐恩森看了看何果果的表情,然後微笑。「这么一下就生气了?」

  「谁说我在生气。」

  何果果气冲冲地顶了回去,不过她话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在睁眼说瞎话。白痴也听得出她肝火正旺。

  「对,我就是在生气!」何果果呼一声地转过身来。「是你自己跑来找我要看作品的,我也放下手边的工作招呼你了,结果你看了老半天,竟然是给我一句不够有特色,既然这样你干么来找我,吃饱撑著啊!」

  相对於何果果的火气,唐恩森的表情倒显得非常愉快。「我只是说它们不够有特色,这句话并不表示你作品不好。我的意思只是,你没有让人一看,一下就能记住你的专属特色。」

  嗯?何果果眼珠子转了一圈。「你再说详细一点。」

  「再详细,就不是『用说的』能解释,得需要一些实例配合证明。」唐恩森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,然後在桌上搁了一张他的名片。二个半小时快到了,我长话短说不占你时间。这样好不好,这几天你拨个空上台北,我直接带你去看。」

  冲著他说要带她去看实例这一句话,何果果二话不说,毅然点头同意。

  虽然她住在莺歌,离台北只有半个钟头的火车程,但果果仍旧对台北不大熟,比较常去的地方只有洪荳的店跟几个大型卖场。为了方便,唐恩森跟她约在洪荳小馆,十点见面。

  早上十点不到,果果就已经站在门前等待,洪荳小馆的店门都还没开呢!

  十点一到,一辆黑色vw房车朝洪荳小馆驶近。果果侧头看了一下,戴著墨镜的唐恩森按下车窗朝她招招手。「上来吧!」

  果果像只猫似的,敏捷地窜进驾驶座旁边,自动地拉好安全带系上。

  「我们要去哪里?」她一边动作一边发问。

  唐恩森移下墨镜看了她一眼,然後发出叹息。「不是我嫌弃你,而是——你出门习惯都这么穿?」

  果果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白t恤、蓝牛仔裤,还有脚上的布鞋——很正常的打扮啊,这么穿有什么不对?「不然我要怎么穿?难不成要穿晚礼服?」

  「晚礼服倒是不用,不过至少也穿个洋装、高跟鞋,搽点口红之类的。」

  果果挑起眉头。「ㄟ,这我就搞不懂了,你今天到底是要带我去看别人的作品、看实例,还是要带我去相亲?」

  「当然是看作品。」

猜你喜欢

唇畔漾出一抹俊美无俦、无限感激的笑花

唇畔漾出一抹俊美无俦、无限感激的笑花,白马王子再度展现梦幻般的优雅光彩,炫得人们眼前一片灿烂,莫不晕陶陶地跟着痴痴笑了起来。「不麻烦,这点小事怎么会麻烦?是咱们该做的,应该帮的

2020-04-21

「快!快大声告诉这个花心男

「快!快大声告诉这个花心男,说你要狠狠甩了他另觅春天,给他点颜色瞧瞧!」她好激动地挥舞着拳头,替对方加油打气。「呃,可是,我已经跟他说啦!」金发女孩却是一脸疑惑地回望着她。「嗄

2020-04-21

几日来的坏情绪,让崔依依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到哪里

几日来的坏情绪,让崔依依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到哪里,宋伯伯显然被她这杀气腾腾的脸色吓了一跳。“承……承予啊?喔!他送公文到总经理室。”总经理室?哼,借着公务之便假公济私吗?崔依依

2020-04-21

然而,郎深情,妹却无意,他对她的痴情虽足以融化一座冰山

然而,郎深情,妹却无意,他对她的痴情虽足以融化一座冰山,却融化不了她追求金龟婿那颗坚定无比的决心。大四毕业前夕那一次的开诚布公,让魏士峰对她彻底死心。那一次,她知道自己伤了他,

2020-04-21

这一冷静,花了他两天的时间。

这一冷静,花了他两天的时间。认为已调整好情绪,第二天傍晚自公司下班後,他一秒也未多待地驱车直奔沈筱筱住处,打算以理性的态度与沈筱筱再沟通一次。深深地吸了口气後按门铃,却无人应门

2020-04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