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最全的欧美大片app

  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  何果果抿著嘴白了唐恩森一眼,然後转身开始收拾工作台上的东西。

  唐恩森看了看何果果的表情,然後微笑。「这么一下就生气了?」

  「谁说我在生气。」

  何果果气冲冲地顶了回去,不过她话一出口,就知道自己在睁眼说瞎话。白痴也听得出她肝火正旺。

  「对,我就是在生气!」何果果呼一声地转过身来。「是你自己跑来找我要看作品的,我也放下手边的工作招呼你了,结果你看了老半天,竟然是给我一句不够有特色,既然这样你干么来找我,吃饱撑著啊!」

  相对於何果果的火气,唐恩森的表情倒显得非常愉快。「我只是说它们不够有特色,这句话并不表示你作品不好。我的意思只是,你没有让人一看,一下就能记住你的专属特色。」

  嗯?何果果眼珠子转了一圈。「你再说详细一点。」

  「再详细,就不是『用说的』能解释,得需要一些实例配合证明。」唐恩森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,然後在桌上搁了一张他的名片。二个半小时快到了,我长话短说不占你时间。这样好不好,这几天你拨个空上台北,我直接带你去看。」

  冲著他说要带她去看实例这一句话,何果果二话不说,毅然点头同意。

  虽然她住在莺歌,离台北只有半个钟头的火车程,但果果仍旧对台北不大熟,比较常去的地方只有洪荳的店跟几个大型卖场。为了方便,唐恩森跟她约在洪荳小馆,十点见面。

  早上十点不到,果果就已经站在门前等待,洪荳小馆的店门都还没开呢!

  十点一到,一辆黑色vw房车朝洪荳小馆驶近。果果侧头看了一下,戴著墨镜的唐恩森按下车窗朝她招招手。「上来吧!」

  果果像只猫似的,敏捷地窜进驾驶座旁边,自动地拉好安全带系上。

  「我们要去哪里?」她一边动作一边发问。

  唐恩森移下墨镜看了她一眼,然後发出叹息。「不是我嫌弃你,而是——你出门习惯都这么穿?」

  果果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白t恤、蓝牛仔裤,还有脚上的布鞋——很正常的打扮啊,这么穿有什么不对?「不然我要怎么穿?难不成要穿晚礼服?」

  「晚礼服倒是不用,不过至少也穿个洋装、高跟鞋,搽点口红之类的。」

  果果挑起眉头。「ㄟ,这我就搞不懂了,你今天到底是要带我去看别人的作品、看实例,还是要带我去相亲?」

  「当然是看作品。」

猜你喜欢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「是是是,感谢你的关心,但是我不需要。我只是想要一点空间,让我好好静一静、想一想,别老是在我耳边嘀嘀咕咕,可不可以?」不等堂哥

2020-03-14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何果果抿著嘴白了唐恩森一眼,然後转身开始收拾工作台上的东西。唐恩森看了看何果果的表情,然後微笑。「这么一下就生气了?」「谁说我在生气

2020-03-14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」「为什么?」朱丽叶侧头看他。「因为我会一直注意著我的背,而忘记我手上拿的刀。」背?朱丽叶低头一看,蓦地知道他在说啥。胸部啦!她胸贴在他背上

2020-03-14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」「应该没有。但——我想去见他,麻烦你带我去找他好吗?」老妇人朝朱丽叶神秘一笑,然後领著她蹒跚往前走。每经过

2020-03-14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。挤上紫星经纪人开来的保母车,经纪人立刻朝高禹伸出手去,感谢他的「见义勇为」。瞪着肥胖经纪人伸出的胖手,高禹连意思一下

2020-03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