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最全的欧美大片app

  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

  「是是是,感谢你的关心,但是我不需要。我只是想要一点空间,让我好好静一静、想一想,别老是在我耳边嘀嘀咕咕,可不可以?」

  不等堂哥回嘴,果果突然起身将堂哥推出门外,然後「砰」地一声将房门关起。

  烦死啦!

  果果气鼓鼓地踱回书桌旁,不知有意无意,斜眼瞄去,总是落在她刚丢掉的纸团上。果果犹豫了一会儿,终究还是将它拿起,压平再细看一次。

  果果的手指头在「唐恩森」三个字上摩挲了一会儿,再次想狠下心把它丢进垃圾桶,但当掌心碰触到它,果果却又忍不住犹豫;最後,她拉开抽屉,将压平的字条整齐的放进一只锦盒。里头存的,全是唐恩森要堂哥留下的讯息,还有那张写著「我想你」的字条。

  果果呆呆地看了锦盒半晌,然後惊醒地将抽屉用力掼上,在心里狠狠责备自己——

  「你怎么可以那么没志气!已经知道唐恩森是在欺骗你感情,你却还足不愿死心,仍然将他写的宇条收得这么好,当宝似的看,你怎么可以这么孬种啊,何果果!」

  但她就是没办法丢掉嘛!

  果果扑到床上,蒙头大哭起来。

  「你好,我找果果。她在吗?」唐恩森探头进办公室。

  瞧见他的出现,果果堂哥表情一阵错愕。

  「嘿嘿,你好……」糟糕了,他刚才上楼忘了问果果,万一要是唐恩森找上门,她是见还是不见,现在该如何是好?

  「她在房间还是在工作室?我可以自己去找她吗?」

  「等等等等——她她她……唉呦!」果果堂哥支吾了一会儿,决定据实以告。「不是我不让你去找她,而是,我还不晓得果果要不要见你。」

  「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。」唐恩森挑起眉头。

  「就是果果她这几天有点怪怪的,你不是有打电话来……」唐恩森点点头。

  「我都有跟她讲啊,然後她只交代我跟你说『她不在、在忙、在睡觉』,所以我也不晓得,她到底见不见你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唐恩森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「我怎么晓得,果果从不跟我聊这个的。」

  唐恩森沈吟一会儿,然後做出决定。「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她。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「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告诉她是你放我进去的。」

  果果堂哥犹豫好久,才勉为其难答应。「她应该还在房间里,你先去那看看好了,没有再去她的工作室找。」

  一阵敲门声响,房里的果果将头从被窝里抬起,口气不大好地问:「谁啊?」

  外头没人答话。

  「搞屁啊!来叫人却不说话!」果果在嘴里咕哝了声,然後爬下床铺,准备开门瞧瞧是谁这么不长眼,结果门一开,她却惊讶得张大嘴巴。

  「终於被我找到你了。」

  果果直觉地想将房门关起,唐恩森却抢先一步,探了半个身体进房间;果果急著想关门,却又担心硬关门会弄伤他,只好松手了。

  「你找我做什么?」她双手环胸,背对著唐恩森。

  唐恩森将房门关起,就著窗外的天光,冷静地凝视果果。一直以来,果果一向活蹦乱跳,有话直说,从没像今天这样,对他反应如此冷淡。

  「你是怎么了,果果?这几天我一直找你,你不回我电话,甚至我到这看你,你也不想见我。」

  「我就是不想见你,怎么样?」果果挑衅地回答,说话的时候,仍然背对著唐恩森,不肯看他。

  唐恩森一恼,忍不住伸手将她转过来面向他。

  「看著我,果果。」唐恩森目光炯炯的注视她。「就算想跟我分手,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啊!」

  他竟然敢跟她要理由!看著唐恩森的脸,果果火气一下子窜出来。「我干么给你理由啊!脚踏两条船的人是你可不是我,还真亏我那天有去突击检查,否则我这辈子都被你蒙在鼓里了。哼!说什么要我拿出我的真心,全都是鬼话!」

  「你确定你没看错人?我脚踏两条船?!」唐恩森对她的指责感到莫名其妙。

  「拜托,你到现在还在跟我说谎。就在你家门口,我亲眼看到,方酉丽还搂著你拚命喊说她好爱你——你敢说那个人不是你!」果果气唬唬地指著唐恩森的鼻子骂。

  「是的,我承认你那天晚上看到的人是我,酉丽她也的确跟我说过那样的话,不过我可以告诉你,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……」唐恩森望著果果负气的背影,口说无凭,他知道这时候不管他再怎么解释,她都会觉得他是在说谎。

  他叹了口气,然後从西装口袋掏出手机查了一下,抄了一个号码在桌上的便条纸上,然後将字条塞进果果手里。

  「你给我这个干么?」

猜你喜欢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

你口气干么这么冲,我也只是关心……」堂哥一脸委屈。「是是是,感谢你的关心,但是我不需要。我只是想要一点空间,让我好好静一静、想一想,别老是在我耳边嘀嘀咕咕,可不可以?」不等堂哥

2020-03-14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

喂!搞屁呀,说半天,原来他是在嫌她不够好啊!何果果抿著嘴白了唐恩森一眼,然後转身开始收拾工作台上的东西。唐恩森看了看何果果的表情,然後微笑。「这么一下就生气了?」「谁说我在生气

2020-03-14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

小妞,你这样抱著我,会让我很难做事!」「为什么?」朱丽叶侧头看他。「因为我会一直注意著我的背,而忘记我手上拿的刀。」背?朱丽叶低头一看,蓦地知道他在说啥。胸部啦!她胸贴在他背上

2020-03-14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

一个英俊的东方男子,要我送给一个美丽的黑发女子——难道我送错人了吗?」「应该没有。但——我想去见他,麻烦你带我去找他好吗?」老妇人朝朱丽叶神秘一笑,然後领著她蹒跚往前走。每经过

2020-03-14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

小菱呀小菱,你都不晓得我有多想你。高禹在心里发出长长的叹息。挤上紫星经纪人开来的保母车,经纪人立刻朝高禹伸出手去,感谢他的「见义勇为」。瞪着肥胖经纪人伸出的胖手,高禹连意思一下

2020-03-14